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教育 > 出国 >

美名校毕业生收入:投入与回报并不成正比

更新时间:2015-10-16 08:00:32 文字尺寸:

  外滩教育讯(文/Kevin Carey 编辑/吴妍娇) 我们通常会习惯性地以收入作为衡量一所高校教育质量的重要指标,可是我们或许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了进入这所知名的高校以及从中顺利毕业我们付出了多少金钱代价,而这个数字也许是出乎意料地高。而且更糟糕的是,很多毕业生或许并不能得到他们预期的收入而导致债台高筑、入不敷出。纵然我们不能以收入论英雄,但经济压力的确与生活息息相关,这终究是需要整个社会考量的重要因素。

  对于未来的学生可以在就业市场上赚到多少钱,院校提供的信息非常少,一部分原因是院校也许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些信息,还有部分原因在于收集这些信息并不容易,成本又高。院校擅于联系富有的校友为母校捐款,但赚钱少的校友不仅难于查找,而且这么做的意义也不大。

  上周六,美国联邦政府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公布了大量新数据,详细列出了美国几乎所有学院和大学的学生收入。联邦政府没有费心去给院校的质量评级,而是把联邦学生资助体系和联邦纳税申报系统的数据进行了匹配。这样一来,教育部就计算出了在2001年和2002年进入各所院校的学生,在10年后赚了多少钱。

  选择代价高昂 回报率并不一定高

  从表面上看,他们发现的趋势并不出人意料——毕业于有钱的名牌大学的学生,收入比其他学生高。但越是深入研究这些数据,就越能清楚地看到,高等教育市场的风险变得何其巨大:学生们做出了代价高昂的重大选择,却并不一定能得到回报。

  收入最高的学生来自全国知名的高校,这并不出人意料,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以及其他几所经常排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排行榜前列的大学。

  最令人不安的数字,来自那些排名远远低于第一梯队的院校。精英教育机构拉高了全国高校毕业生的总体平均收入。尽管大学毕业生的收入仍然远超没有读过大学的人,但在一些院校,学生入学后10年的收入并不高。

  教育部计算了各所院校年薪超过2.5万美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的学生比例,2.5万美元是高中毕业生通常的年薪水平。在数百所院校中,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在入学10年后,跨过了这道门槛。这些院校包括大量的理发学院、美容学校和营利性院校,它们的学生往往就业前景惨淡,背负了大笔债务。

  但是,一些比较有名的院校也是如此。在佛蒙特州的本宁顿学院(Bennington College),超过48%的学生在入学10年后,年收入低于2.5万美元,四分之一低于1.06万美元。在安南代尔哈得逊的巴德学院(Bard College),学生的年收入中位数只有3.57万美元。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数字差不多也是一样。

  这些数据也显示出,学生们为了换取毕业后的收入借了多少钱。虽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都是久负盛名的研究型公立大学,但前者近期毕业的学生所背负的债务,比宾州立少30%,而UCLA早些年毕业的学生,收入约比宾州立高30%。哈佛学生借的钱,不足布兰迪斯大学学生的四分之一,收入却是后者的近两倍。

  从其他方面来看,收入并不均衡。每一所顶级高校在收入方面都存在性别差异。差异的大小相差悬殊。例如,在杜克大学,女性平均年收入9.31万美元,而男性的薪水为12.3万美元,两者相差2.99万美元。在普林斯顿大学,男性挣得更多,女性挣得更少,差距达到了4.77万美元。康奈尔大学的女毕业生比耶鲁大学的女毕业生挣得多。

  不能只追求利益 大学也应提供经济支持

  单从经济角度定义高等教育,可能会加剧一些人所说的现代大学的公司化的情况。人们在大学里得到的,远远不仅是收入前景。他们还会学到怎样做一个更好的公民、更好的人。世界需要精英学校涌现出的舞者、诗人,也需要未来的投资银行家和科技创业者。

  问题在于舞者和诗人需要支付的学费与其他人一样多,而且在不断上涨,虽然开设一个好的诗歌项目所必需成本,可能并不比以前多很多,而当时大学学费要低得多。你不能用公民责任感来偿还助学贷款——只有钱才行。

  大学可以通过为低收入学生按需提供经济支持,来减少他们的债务负担和拖欠贷款的可能性,进而帮助改善这个问题。新的数据显示,一些采取这种策略的大学,要比其他大学成功。

  在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nati),三分之一的低收入学生(来自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家庭)无法在毕业五年后偿还助学贷款。在阿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这个比率约为四分之一;在底特律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这个比率超过了40%。在营利性高校菲尼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将近三分之二的贫困学生无法偿还贷款。

  这些新的联邦收入数据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影响到高校声誉的复杂系统,这样的评价体系仍然主导着高等教育市场。但这个新指标终究会成为人们评价各种大学时,总会参考的一个因素。(来源:外滩教育 文/Kevin Carey 编辑/吴妍娇)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