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军事 > 中国军事 >

俄军空袭叙利亚普京赢了吗:介入容易抽身难

更新时间:2015-10-15 10:01:53 文字尺寸:

  9月30日,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来了一位俄罗斯外交官。他向美国使馆相关人员递交了一份声明,要求美国及北约军机不得执行在叙利亚境内的飞行任务,以免遭到“误击”。在此之前,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已经一致投票,授予总统普京在叙利亚使用武力的权力。同一天,叙利亚政府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已经致信普京总统,“请求”俄罗斯予以军事支援。

  向美国使馆递交声明后一小时,俄罗斯驻叙利亚拉塔基亚空军基地的作战飞机开始了第一轮空袭,天黑之前,第一批炸弹便落在了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预定目标头上。

  当天这一切,就像一场眼花缭乱的大戏。俄军行动速度之快,似乎再次展示出“闪电战”的特征。过去几十年里,从苏联到俄罗斯,快速部署、迅速出动,已经成为俄军获取战役主动权的典型作战特点。1968年苏军出兵占领捷克,1979年苏军突袭阿富汗首都喀布尔,1999年俄军出奇兵占领科索沃普里什蒂纳机 场,2008年对格鲁吉亚的闪电攻势,无不带有这一鲜明特点。

  算不上“闪电战”的突袭

  有观点试图证明俄军在叙利亚也在打一场“闪电战”。据网络信息,一群航空爱好者通过观察民航飞行记录发现,俄军战斗机尾随一架图-154民航客机为掩护,经 过里海、伊朗、伊拉克领空降落在拉塔基亚空军基地。尾随民航客机能够对地面观测雷达起到一定程度的“障眼”效应。1981年以色列战机轰炸伊拉克核设施的时候,就采取密集编队方式,伪装成一架大型民航客机骗过了约旦雷达的监测。

  不过,记者就航空爱好者“发现”俄军战斗机的情况在网上进行了核查。目前无法证实此事是否为真。再说,俄军飞机完全没有必要做如此诡异的飞行。

  首先,叙利亚内战进行已经四年,飞往叙的民航客机极为稀少,如此做法反而容易让人生疑;其次,反政府武装根本没有相关武器击落高空飞行的俄军战机,而伊朗、 伊拉克等俄军飞机通道均已开放领空,高速战斗机追随速度较慢的民航客机进入叙利亚反而误事;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原因,即俄军早就在叙利亚和地中海布局,相 关技术装备早已通过海路运抵塔尔图斯军港。这一点西方情报机构掌握得一清二楚。追随民航客机进入叙利亚,用这种方式与其说是瞒天过海,不如说是掩耳盗铃。

  实际上,在2014年6月——当时“伊斯兰国”攻占了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俄军的第一批战斗机就通过海路运到了塔尔图斯军港。这一批飞机是5架苏-25 攻击机,现在已经加入了俄军空袭的大合唱中。7月,通过伊尔-76大型运输机,俄军又运来8架米-35和6架米-28武装直升机。此后,俄军飞机源源不断 地抵达,到目前为止,拉塔基亚空军基地里已经有了包括苏-34先进战斗轰炸机在内的50余架飞机。当然,用于空袭的最重要的飞机如苏-34和苏-30,的 确是最后一批进入拉塔基亚空军基地的。

  据此判断,俄罗斯要直接在叙利亚上空扔炸弹,不是今年9月份才产生的议题,说不上是一场“闪电战”。

  为何要武力介入叙利亚

  俄罗斯对叙利亚局势的干预,最早可以上溯到2012年,即叙利亚内战爆发不到一年之际。那时,俄罗斯就组建了准备随时干预叙利亚局势的快速反应部队。美国 《世界论坛报》曾梳理叙内战爆发后关于俄罗斯的相关军事情报,发现俄政府压根就没打算让叙利亚局势放任自流。那里有俄罗斯在地中海的唯一军事基地,如果丢掉了叙利亚,俄黑海舰队一旦出了黑海,在地中海就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从地缘政治和反恐的角度考虑,俄罗斯也不能让阿萨德政府被推翻。

  2012 年6月,俄军组建了以沙曼诺夫中将为司令的快速反应集群。集群内部包括第76普斯科夫空降师在内的俄军精锐,另有俄黑海舰队海军步兵(即海军陆战队)、总 参情报局(格鲁乌)和对外情报局特种部队参与。此外,还有另外一支大名鼎鼎的车臣俄军特种部队——“东方营”也被纳入其中。

  根据记者2014年在乌克兰采访乌军前副总参谋长罗曼年科中将时所了解到的消息,普斯科夫空降师和“东方营”各一部,参加了2014年夏秋之际的乌克兰东部战争。

  俄军在组建快速集群之后,并没有立刻部署到叙利亚。这里面有一些外交上的考量。在叙利亚内战初期,西方大国并没有直接以武力介入内战。俄罗斯采取的做法跟西方国家并没有太多区别。西方向叙反对派提供武器,俄向叙政府军提供武器。一车车坦克、装甲车、直升机备件运到塔尔图斯,然后组装,源源不断走上了前线。为 救急,俄罗斯甚至从埃及手中购买该国以前进口的苏制武器。

  然而,从2014年开始,“伊斯兰国”的崛起让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阿萨德的拥护者多为伊斯兰教的阿拉维派和基督徒,在叙利亚总人口中是少数。而“伊斯兰 国”和其他反对派武装能够不断从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中获得兵源。战争在进行了四年后,叙总统巴沙尔公开承认,政府军兵源紧缺,不再致力于恢复全国的控制区,目前的任务仅在于守住必要的国土。政府军全面转入守势,意味着阿萨德政权岌岌可危。

  另外一个变数是,2014年8月,北约公开使用空军力量轰炸“伊斯兰国”。俄罗斯和北约之间“不直接武力介入”的默契被打破。

  因此,俄罗斯挽起袖子加入叙利亚的乱局,便成为顺利成章的事情。

  如何建立退出机制

  2015 年大部分时间里,俄军在地中海举行了和包括中国海军在内的多次演习。9月到10月初,俄军在东地中海又举行了三场演习。另外,俄军每次演习和向叙利亚运送 军事装备,多通过黑海舰队来完成。记者在2014年10月前往塞瓦斯托波尔采访,合法地在军港里把黑海舰队的军舰一一拍照“留念”。如此“透明度”,每次 军事调动,西方国家焉有不知情的道理。

  9 月10日,嗅觉灵敏的以色列情报部门便透露俄军可能要有大行动。9月下旬,俄罗斯在巴格达建立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四国情报分析中心的时候,俄要 武力干预叙利亚局势就很明显了。9月底,联合国大会上,时隔十年后普京首次发表了演讲,指责西方国家在对待“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问题上“太温和”。这在政治上又是一个重要信号。

  在如此明显的趋势面前,西方并不是不知道,而是难有所为——没有合适的应对措施。俄以“反恐”为理由介入,白宫的反应也只能是:“如果俄罗斯空袭叙利亚是为了打击’伊斯兰国’,美国将表示欢迎。”美国有足够的理由判断俄军即将发动进攻,但在如何阻止俄军发动空袭的问题上却毫无办法。1999年在塞尔维亚,2000年到2003年在伊拉克,2011年在利比亚,北约自己也是采用“禁飞区”的做法——明为“禁 飞”,实则是利用自己的空军优势拉偏架——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看来学得也很不赖。

  两周的空袭过后,俄军显示出了在情报和技术装备上的巨大优势。美国和北约除了口头上警告外,并无实质性反应。看起来好像是普京赢了一局。然而,中东问题的复杂性是难以估量的。俄军的空袭,直接关系到土耳 其、海湾合作委员会、美国、北约、伊朗和以色列的国家利益。如果没有建立合适的退出机制——例如叙反对派和政府达成和解或俄与美、北约达成“共同反对”伊 斯兰国的军事合作共识——空袭该如何进行下去就显得有点尴尬了。

  另外,50多架飞机,数千名军人在海外部署,天天扔昂贵的炸弹和导弹,还是要烧掉不少钱的。这个道理美国人清楚,今年GDP增长预测为负值的俄罗斯当然也清楚。

  大戏以高潮开场,如何不灰溜溜地收尾,全世界都想知道。(记者 吴梦启)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