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军事 > 中国军事 >

曾是中东最稳定的叙利亚 为何只用5年就国将不国

更新时间:2015-10-15 08:04:32 文字尺寸:
曾是中东最稳定的叙利亚 为何只用5年就国将不国 图为叙利亚霍姆斯al-Khalidiyah社区

  抗议、示威、冲突、屠杀、空袭、爆炸、难民潮……自2011年起,叙利亚,这个曾是中东地区最稳定的国家,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历经沧桑巨变。半个月前俄罗斯的介入,更是让叙利亚问题更加复杂。枪声炮火早已让叙利亚国将不国,至今,叙利亚内战已经造成了逾30万人死亡,1060万受伤者流离失所。这样的伤亡数字超过了叙利亚总人口半数。这一切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在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里,关于叙利亚内战的报道大都从2011年3月一群孩子的涂鸦开始,然而战火真的是由孩子们点燃的吗?一切还要从被冠以“阿拉伯之春”之称的那个严冬说起……

  以“民主”之名开始

  2010年12月—2011年2月

  2010年12月,自突尼斯开始,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陆续发生了一系列以“民主”“经济”等为主题的反政府运动,形成一场规模空前的民众反政府浪潮。

  战火在整个阿拉伯世界迅速蔓延,波及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阿尔及利亚、约旦、沙特、阿曼、巴林、摩洛哥、科威特、黎巴嫩、卡塔尔等其他阿拉伯国家,甚至部分非阿拉伯国家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中东政治强人如多米诺骨牌般接二连三地倒下:

  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流亡沙特;

  2011年2月11日,埃及示威浪潮导致穆巴拉克在宣布正式下台,权力移交军方;

  2011年8月23日,利比亚领袖卡扎菲的统治在被推翻。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被俘身亡;

  2012年2月27日,也门政治协议正式生效,总统萨利赫退位。

  这一切,都是叙利亚内战的前奏。

  战火燃至叙利亚

  2011年3月—4月

  2011年3月6日,在叙利亚南部德拉市,一群孩子因为在学校墙上涂鸦“人民想要推翻政权”而被捕,且据称受到折磨。3月15日,大马士革、阿勒颇、哈塞克、德拉市以及哈马等城市的街头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报道称有数千人被捕。

  4月18日,约10万示威者在霍姆斯广场静坐,要求巴沙尔下台。

  正如土耳其小贩之死引燃“阿拉伯之春”一样,街头的涂鸦和被捕都只是引爆叙利亚火药桶的导火索。从此,叙利亚的国土上硝烟渐起。

  各路反对派渐起

  2011年7月

  几名叙利亚军队官员叛变并组成了叙利亚自由军。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显示,他们声称几千名叙利亚士兵已经改变立场,不再向示威者开火,并且声称将对政府军展开游击战。三个月后,一些政治反对组织成立“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旨在颠覆巴沙尔政权。

  国际社会的干预增多,叙利亚反对派逐渐兴盛。一时间包括全国委员会、革命委员会和自由叙利亚军等在内的叙利亚反对派迅速崛起,反政府示威活动演变成武装冲突。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开始将巴沙尔政权定义为“独裁政权”,而反对派命名为“民主运动”。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叙利亚国内混战不断。

  2011年8月

  2011年8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明确要求巴沙尔下台,同时加大武装叙反对派的力度。据报道,中情局和美军特种部队在驻约旦和土耳其的军事基地秘密培训叙利亚反对派,并向叙反对派提供了价值数亿美元的“非致命性物资”。中情局还帮助将3500吨军事物资从沙特和卡塔尔运往叙利亚。

  从年初的组织反对派兴起到随后在全球舆论上造势,终于,荷枪实弹的不断输入,让叙利亚的火药桶一触即发。

  中俄努力和平斡旋

  2011年10月

  10月4日,中国与俄罗斯联手否决了部分西方国家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此举旨在捍卫《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以维护叙利亚以及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出席当天公开会议的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在决议草案被否决后的发言中感谢那些“智者的声音”,称赞他们“敢于对抗那些注定要失败的西方国家的殖民主义和军事企图”。

  2012年2月

  2月4日,俄罗斯和中国对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再次投了反对票,否决了由摩洛哥提交的、西方国家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

  遗憾的是,这一切并没能阻止叙利亚问题进一步激化,一切都按照“剧本”路数走,相似的戏码早已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上演,悲剧如期到来。

  叙利亚军队连续第五日对冲突核心地点霍姆斯展开大规模清剿行动,西方已启动针对叙问题的“B方案”,即美国等西方国家绕开联合国,在安理会框架以外“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计划。因为“B方案”的存在,叙利亚除了走向黑暗别无他途。

  美国延长对叙利亚制裁

  2012年5月

  5月9日,奥巴马以继续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独特和非同寻常的威胁”为由,宣布把针对叙利亚的现有制裁举措延长一年。美国自2004年5月开始对叙利亚实施紧急状态,同时采取冻结个人资产和限制向叙利亚出口某些商品的制裁措施。

  当美国进一步在经济上制裁叙利亚之际,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惨案。

  5月25日,叙利亚中部霍姆斯省的胡拉镇发生屠杀案,其中包括49名儿童,现场惨烈。反对派指责这是政府军所为,政府军则予以否认。

  2012年6月

  6月6日,叙利亚多个地区再次爆发暴力冲突,造成至少129人死亡。稍微有些趋缓的叙利亚局势再次走向内战边缘。

  6月25日,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在首都大马士革郊区发生激烈交火,叙利亚精锐的共和国卫队基地也成为袭击目标。叙通社说,政府军方面击毙并逮捕了数十名武装分子,并缴获大量重武器。反对派方面则称,仅26日一天叙利亚全境就有110多人死于各种冲突,其中一半以上是平民。

  终于,最后一颗火星点燃。6月26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首次表示叙利亚已处于战争状态。

  2012年7月

  7月19日,联合国安理会就英美法德等国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表决结果为11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由于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行使否决权,决议未能获得通过。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及2012年2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第三次未通过有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

  2012年9月

  当西方国家正忙着辩论是否对叙利亚实行空袭的时候,当地人民正面临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已有四百万叙利亚人被迫离开家乡,两百万人已经逃离了这个国家,而且正在以每天近6000人的速度涌入黎巴嫩、约旦、土耳其、伊拉克、埃及等邻国。2012年8月共有超过10万名叙利亚难民逃往周边邻国,创下自去年3月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单月逃往邻国难民人数的最高纪录。长达18个月的国内冲突造成的国民的出逃,突然开始加速。

  ISIS在叙利亚兴起

  2013年春

  一切尚未结束,2013年开始,新的极端组织开始在叙利亚国土上肆虐。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组织”(原称“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即ISIS称将到达叙利亚北部城市摩苏尔,该组织2004年以基地组织名义曾在伊拉克活动,两年后更名为ISIS。该组织由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领导,他在当地清真寺呼吁穆斯林听从他的领导,并称自己是先知穆罕默德唯一的合法继承人,“追随我就是追随真主”。

  欧洲各国向叙利亚提供武器

  2013年5月

  叙利亚冲突开始爆发两年,危机不减反增,各路外部势力正在蓄力。已是千疮百孔、一片焦土的叙利亚,噩梦还在继续。

  欧盟解除对叙利亚的武器禁运,欧洲国家加入阿拉伯、卡塔尔等国提供武器或培训叙利亚反叛组织。同时,俄罗斯也在向叙利亚政权运送武器。

  5月4日凌晨开始,以色列2天内2次空袭叙利亚。

  化学武器和美国“红线”

  2013年8月

  在伊拉克发生过的一切,在叙利亚再度上演。

  叙利亚反抗军指控政府军空袭首都大马士革郊区时使用化学武器,造成至少1千人死亡,其中许多是妇女及儿童。美国随后呼吁叙利亚让联合国的调查团进入疑遭攻击的地区调查。

  美国政府称已经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对付自己的人民。奥巴马表示如果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阿萨德将跨过“红线”。在叙利亚问题上,白宫与军方有严重的分歧。这分歧的根源倒并非来源于化武本身,而是对叙利亚的军事决策上,奥巴马要求国会批准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

  2013年9月

  叙利亚于9月14日提交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申请,按照相关规定,申请提交30天后正式生效。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指出,叙利亚交出化学武器是出于对俄罗斯倡议的欢迎,而并非出于美国的威胁。

  阿萨德连任,ISIS宣布建国

  2014年6月

  叙利亚人民议会议长拉哈姆6月4日宣布,时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3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胜出,成功连任。巴沙尔获得约1032万张有效选票,得票率为88.7%。

  正是那个被西方指称为独裁者的阿萨德,以绝对性的优势在民主选举中再次当选总统。然而,此刻的叙利亚不在阿萨德手中,更不在叙利亚人民手中。反对派、极端组织、外部势力正继续撕扯着叙利亚。

  ISIS宣布建立哈里发(伊斯兰国家)从叙利亚西部一直延伸到东部的伊拉克,并称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是这个新国家的领导人。该声明在ISIS占领摩苏尔,伊拉克第二大城市之后发表。

  2014年9月

  9月22日晚间美国宣布对叙利亚境内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发动首次空袭。空袭首日,美军投入叙利亚境内的炸弹与导弹数量几乎相当于空袭伊拉克境内IS一个月的量。

  2015年1月

  美国国防部称,美军将派遣大约1000名军人培训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武装,以抗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及其他在叙利亚占地盘的极端反对派武装。

  流离失所的难民,饥渴无助的儿童

  2015年5月

  四年间,叙利亚因这场血腥冲突而四分五裂。大约20万叙利亚人惨遭杀戮,国内近一半平民流离失所。卫星照片显示,2011年叙利亚内战后,叙境内夜光减少83%。

  在这个悲惨的国度里,失去的又何止是夜光。

  2015年7月

  在过去几年里,叙利亚平民区的激烈交战和因此导致的大量平民逃离家园,给这个国家脆弱的供水和卫生网络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好几个城镇及其周边地区已经断水数周,数十万儿童无水可喝。数万名儿童患上了痢疾。外国支持的恐怖组织很清楚这个紧急的问题,他们把目标直接对准了自来水供应,这是国际战争法明确禁止的行为。

  2015年9月

  自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这个国家的难民没有一刻停止过逃亡。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2015年1至8月,至少已有30多万名难民经地中海进入欧洲。叙利亚人口约为2300万人,现在已有400多万人沦为国际难民,国内还有约760万居民流离失所。难民冒险穿越地中海前往欧洲的途中不幸丧命,包括多名儿童。9月,一张叙利亚难民小男孩俯卧沙滩的照片,震撼国际社会。这名叙利亚3岁男童和家人要偷渡到希腊,结果不幸沉船,一家四口只有1人存活,男童的尸体被冲到土耳其一处沙滩上。这令人揪心的一幕,是叙利亚人民这几年来的常态,颠沛流离,家破人亡。

  俄罗斯空袭叙利亚

  五年了,一切还在继续,叙利亚从苦难走向更深的苦难。9月30日起,俄罗斯开始对叙利亚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实施空袭。7日,俄罗斯又动用了里海的四艘战舰,向“伊斯兰国”组织11个目标发射了26枚新型巡航导弹。俄罗斯此刻插手,让叙利亚本就错综复杂的困境更加难以捉摸。这个奄奄一息的国度里,看不到一丝光亮。

  不过五年光景,足以让一个原本安宁的主权国家支离破碎,国家边界名存实亡,人民任人宰割,国土沦为了大国地缘战略角斗场和新式武器试验场。叙利亚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阅读至此大家都有了答案。而叙利亚的明天又在哪里?似乎谁也答不上来。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