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军事 > 中国军事 >

抗战老兵进驻日本:在神社写标语引渡战犯受审

更新时间:2015-09-21 10:35:51 文字尺寸:
抗战老兵进驻日本:在神社写标语引渡战犯受审 廖品正拿着的是父亲廖季威的遗像。

  “日本投降了,我们最终以战胜国的身份进驻了东京。”70年前的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停战诏书》,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国内,前线军人鸣枪开炮,市民敲锣打鼓,奔走相告:“鬼子投降了!”

  与欢庆相反的是,往日不可一世的日军,全都低埋着头,在中国军人的押解下,陆续离开曾被占领的城市。也是在这时,他们才发现,中国妇女、儿童眼中原本熟悉的无助和绝望,竟全都变成了悲哀与愤怒。

  成都人廖品正,再次走入公众视野,接受华西都市报独家专访。1946年,他随父亲廖季威上校前往日本驻防,并与著名作家冰心之女吴青,在日本本土升起了属于中国人的旗帜。

  尘封经历经历成都轰炸前往战后日本

  77岁的廖品正,是成都22中一名退休教师。他的父亲廖季威,曾担任中国驻日代表团上校参谋,前往日本东京,进行监管。

  2015年8月11日上午,成都锦江区穿巷子内,廖品正告诉到访的华西都市报记者,每年抗战胜利日,他都特别兴奋。“我不仅见到了日军在中国本土投降,还有幸跟随父亲,以战胜国的身份,在东京进驻了2年。”廖品正说。

  “我在成都的童年里,记得最多的就是警报声和轰炸声。每次警报一响,外婆就抱着我躲起来。日机从头顶呼啸而过,房子在爆炸声中被炸平。”廖品正回忆说,那时候的春熙路、盐市口,还有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都曾被炸得到处是伤痕,街道上有妇女哭喊着,扒着废墟寻找孩子。

  抗战胜利后,他跟随父亲前往日本。从日本厚木机场到东京麻布区,他见到了那里因战争带来的破败和萧条,“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这使我对日本侵略者给两国人带来的灾难,感到尤为愤怒。”

  抗战秘事找到日军密码破获不少机密

  2007年4月22日,廖季威先生去世,享年94岁。但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并未随之消失。

  1936年,成都人廖季威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在南京中央军校任教官。第二年,战火烧到南京,廖季威带领学生成功突围,前往湖南参加抗战。

  由于精通日、英、德3国语言,1941年,廖季威被调往重庆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任中校参谋,负责情报工作。

  “前线部队截获了一辆日军坦克,在一名被打死的日军军官身上,发现一个手提包,士兵火速将包交到军令部。”廖品正说,包里有一个本子,廖季威等人翻看后,兴奋不已,“那是一本日军的军用密码本!”因为这本密码本,廖季威等人破获了不少日军的重要情报,还获得日军一处军事工业基地的确切位置,并派轰炸机将其摧毁。

  “1945年,日本天皇还未宣布投降时,父亲他们就从截获的日军情报那里,了解了他们要投降的讯息。”廖品正兴奋地说,日军还未投降,“国民”政府军令部已经准备好了庆祝。

  正式信息一公布,随之而来的一个惊喜,让廖品正更为激动,“军令部让我父亲,随战功赫赫的荣誉一师、荣誉二师合编的67师,一同前往日本驻扎。”

  珍贵细节中国驻日代表乘轰炸机赴日

  后来,67师组成的日本占领军未能成行,中方改派中国驻日代表团前往日本,廖季威是其中一员。但廖季威仍然感到遗憾,当时并不是以占领军的身份前往日本驻扎。

  1946年5月27日,在中国对日管制委员会、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朱世明中将的率领下,廖季威等人乘飞机前往日本。

  “父亲乘坐的是B-24轰炸机,以战胜国的身份前往日本。”廖品正指着一张40年代的报纸,上面印着“廖季威”的名字,清晰地记录了中国驻日代表团,从上海江湾机场飞赴日本的消息。

  “父亲两次前往日本,第一次为了求学,学得军事能力后,回国抗战。第二次是以战胜国的身份,前往日本,不免感叹颇多。”廖品正说,当年年底,他作为代表团家属,也乘坐C-47军用运输机到达日本。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去竟是两年时间。

  父亲功绩引渡杀人狂魔回中国受审判

  在日本,廖季威要监督日本方面,按规定销毁相应的军事设施和装备,防止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但在廖品正眼中,廖季威所做的一件特别成功的事,是在当时政府的指挥下,与海军少校钟汉波等人协力,将两个参加“百人斩”的日本杀人狂魔引渡回中国进行审判。

  “两个杀人狂魔,是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他们曾经做了人神共愤的比赛——劈杀中国人!”廖品正说,从无锡开始,一直到两人在南京会面,两人都杀害了中国军民100多人。但因为分不清到底是谁先杀满的100人,两名“屠夫”竟决定重新比赛,并提高杀人数量。

  对于这种恶魔,中方代表团决定,无论付出多大努力,都要把他们引渡回国,接受审判。1948年1月28日,这两个杀人狂在南京中华门外的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

  此外,在廖季威等人的努力下,甲午海战中“镇远”“靖远”两舰的舰锚、舰链及炮弹等物品,也从日本上野公园运回到了国内。

  日本往事见证东京审判梅法官爱蹭饭

  “父亲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让更多的战犯受到应有的惩罚。”廖品正说,晚年的廖季威时常提起那场唇枪舌剑的“东京审判”。

  由于驻日代表团的身份,廖季威夫妇得以参与这场举世关注的审判。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国民”政府委托梅汝璈先生为中国法官,在11个国家的利益斡旋下,奋力突围长达两年时间,最终将东条英机为首的7名战犯送上了绞刑架。

  后来,廖季威回忆说,当时法庭上对日本战犯的处罚,以及对战后日本的安排,各国代表争吵得尤为激烈。

  “梅汝璈先生与父亲关系很好,他住在东京国际饭店,但那里只供应西餐。他就时常来我家换口味,吃中国菜。”廖品正说,有次在饭桌上,梅法官情绪激动地说:“如果连东条英机等人都判不了死刑,那还怎么向国人交代?我们决不让步!”

  见证历史东京破败不堪广岛成为禁区

  抗战接近尾声时,美国陆军航空队对东京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战略轰炸,加速日本投降,史称东京大轰炸,也叫李梅火攻。

  廖品正一家和其他代表团成员,住在遭受轰炸不久的东京,很多地方都破败不堪。“不少建筑都是断壁残垣,街头上很少看见青壮年男子,大多是饥饿不堪的妇女、儿童以及老人。他们每人每天只有四两‘吊命’粮,还要遭受本国一些警察和上级的克扣。”

  广岛当时是军事禁区,因为廖季威身份特殊,才得以前往查看。那里几乎只剩焦土,廖季威带回来两块“玻璃”,就是原子弹爆炸后,被高温融化的城市缩影。

  追忆童年大闹日本神社在东京升国旗

  一个叫吴姐的人,多次被廖品正提起。她是著名作家冰心之女吴青。“我们当时还是八九岁的毛孩子,恨透了日本鬼子,常跟那里的小孩打架。”廖品正说,有一次,他们拿了教室的粉笔,跑到警察局门口和神社里,写下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吴伯母(冰心)教育我们不要打架。她召集代表团家属,一起组建子弟小学,学校就在一所日本小学旁边。”

  由于两个学校离得近,廖品正他们发现,日本小学每天早上都会有升旗仪式。“这不得行哦,我们也要升自己国家的旗帜嘛。”大家一商量,弄好升旗台,找来中国旗帜,和一根足有隔壁旗杆两倍高的杆子,每天早上都聚在一起,在日本升起了属于中国人的旗帜。·新闻资料·李梅火攻

  也就是东京大轰炸,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45年,美国陆军航空队对日本首都东京的一系列大规模战略轰炸,主要指1945年3月10日、5月25日两次轰炸。因负责轰炸任务的第21轰炸机部队司令名为柯蒂斯·李梅(Curtis LeMay),故这一空袭被日本史称“李梅火攻”。

  东京大轰炸摧毁了东京63%的商业区和20%的工业区,战果远远超过了之前历次所有轰炸的总和。据当时日本政府统计,在轰炸中,约有10万人被烧死(另一种说法是8万人),另有10万人被不同程度烧伤,伤亡人数超过后来遭到原子弹袭击的广岛。(华西都市报)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