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名人 > 互联网 >

老干妈陶华碧个人资料

更新时间:2015-08-17 10:37:15 文字尺寸:

  陶华碧,女,汉族,1947年出生,籍贯贵州省湄潭县,老干妈麻辣酱创始人。现任贵州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代表、贵阳市政治协商委员会常务委员、贵阳市南明区政治协商委员会副主席、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贵阳南明春梅酿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

  陶华碧曾先后获贵阳市南明区“巾帼建功标兵”,贵阳市南明区“创卫先进工作者”,贵阳市“巾帼建功标兵”,贵阳市“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先进个人,贵州省“三八”红旗手,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杰出创业女性,中国百名优秀企业家,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

  个人经历

  陶华碧出生于贵州省湄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1989年,她用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点钱,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的一条街边,用四处捡来的砖头盖起了一间房子,开了“实惠餐厅”,专卖凉粉和冷面。为了佐餐,她特地制作了麻辣酱,专门用来拌凉粉,结果生意十分兴隆。后来,她看准了麻辣酱的潜力,从此潜心研究起来。经过几年的反复试制,她制作的麻辣酱风味更加独特。1996年7月,她借南明区云关村委会的两间房子,招聘了40名工人,办起了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麻辣酱。1997年6月,“老干妈麻辣酱”经过市场的检验,在贵阳市稳稳地站住了脚。1997年8月,“贵阳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陶华碧派出去的管理人员陆续回来后,很快就使公司逐步走上了科学化管理的道路。

  陶华碧由于家里贫穷,从小到大没读过一天书。20岁时,她嫁给了206地质队的一名队员;但没过几年,丈夫就病逝了,扔下了她和两个孩子。为了生存,她去外地打工和摆地摊。1989年,陶华碧用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点钱,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的一条街边,用四处捡来的砖头盖起了一间房子,开了个简陋的餐厅,取名“实惠餐厅”,专卖凉粉和冷面。为了佐餐,她特地制作了麻辣酱,专门用来拌凉粉,结果生意十分兴隆。有一天早晨,陶华碧起床后感到头很晕,就没有去菜市场买辣椒。谁知,顾客来吃饭时,一听说没有麻辣酱,转身就走。这件事对陶华碧的触动很大。她一下就看准了麻辣酱的潜力,从此潜心研究起来。经过几年的反复试制,陶华碧制作的麻辣酱风味更加独特。很多客人吃完凉粉后,还买一点麻辣酱带回去,甚至有人不吃凉粉却专门来买她的麻辣酱。后来,她的凉粉生意越来越差,而麻辣酱却做多少都不够卖。一天中午,她的麻辣酱卖完后,吃凉粉的客人就一个也没有了。她关上店门,走了10多家卖凉粉的餐馆和食摊,发现他们的生意都非常好。原来就因为这些人做佐料的麻辣酱都是从她那里买来的。第二天,她再也不单独卖麻辣酱。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陶华碧舍弃了苦心经营多年的餐厅,1996年7月,她租借南明区云关村委会的两间房子,招聘了40名工人,办起了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麻辣酱,定名为“老干妈麻辣酱”。办厂之初的产量虽然很低,可当地的凉粉店还是消化不了,陶华碧亲自背着麻辣酱,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各单位食堂进行试销。不过一周的时间,那些试销商便纷纷打来电话,让她加倍送货;她派员工加倍送去,很快就脱销了。

老干妈陶华碧个人资料

  管理策略

  亲情化管理

  1997年8月,“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工人扩大到200多人。此时,对陶华碧来说,最大的难题并不是生产方面,而是来自管理上的压力。工厂扩大后,一切都要走上正规,各种规章制度要出台,财务、人事各种报表都要她亲自审阅,特别是工商等政府部门经常下达文件要她贯彻执行;她还要经常参加政府主管部门召开的各种会议,准备讲话稿上台发言。所有这些,对于没文化的陶华碧来说,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于是,陶华碧按照自己朴素的感情,制定了择人标准:忠厚老实,吃苦耐劳,能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能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她首先把自己的长子当作了比较的标准。陶华碧的长子李贵山是个转业军人,当时在206地质队的汽车队工作,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在陶华碧眼里却是了不起的“秀才”。李贵山得知母亲的想法后,辞职来到了她的公司。李贵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文件,建立各项规章制度。李贵山读,陶华碧听。当听到有不妥的地方,她立即口述更正,再由李贵山修改。如此反复多次,直到满意,她就在材料的右上角画个圆圈。李贵山看着这个圆圈哭笑不得,他在纸上写下了“陶华碧”三个大字,让她练习。在李贵山的帮助下,陶华碧终于制定出了公司最原始的规章制度。但是,只有李贵山帮忙,陶华碧还是深感人才不够。时隔不久,她又招聘了具有本科学历的王海峰。本来,她招聘王海峰的目的,是想让他当办公室主任,但她却没有马上任命,而是先让他在公司里做杂活,然后,她又派他到全国各地去打假、考察市场,这一招用她的话说:“是磨练”,半年后,她才任命他作办公室主任。王海峰后来成为“老干妈”公司里的第三号人物。

  如何管理好公司越来越多的员工,陶华碧有她同样的“绝招”:实行管理亲情化,自始至终对员工进行“感情投资”。最初,她让李贵山制定规章制度时,就把这一招视为最基本的要素。比如:在员工福利待遇的制定上,陶华碧考虑到公司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员工吃饭难,她决定所有员工一律由公司包吃包住。当“老干妈”公司发展到1300人后,该规矩仍然在执行。她还亲力亲为,每当有员工出差,她总是像送儿女远行一样,亲手为他们煮上几个鸡蛋,一直把他们送到厂门口。果然,这种亲情化的“感情投资”,使“老干妈”公司的凝聚力日益增强。在员工的心目中,陶华碧就像妈妈一样可亲、可爱、可敬;没有人叫她董事长,全都叫她“老干妈”。公司的员工来自五湖四海,生活习惯各异,他们每天吃、住、工作、生活在公司,时间久了,互相间难免发生摩擦,但只要陶华碧一出面,问题就迎刃而解。

  科学化管理

  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陶华碧把公司的管理人员轮流派往广州、深圳和上海等开放城市,让他们去考察市场,到一些知名企业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派出去的管理人员回来后,很快就使公司走上了科学化管理的道路。陶华碧办事风风火火、自信。有一次,一位香港客商来“老干妈”公司考察,他对陶华碧十分敬佩,拿出自己的名片想和她交换。而陶华碧微微一笑,说:“对不起,我不用名片。”那位客商感叹道:“您是我见过的唯一没有名片的董事长。”陶华碧自信地说,“老干妈麻辣酱”行销于中国各地,“老干妈”就是最好的名片。据2011年统计,“老干妈”公司累计产值达31亿元,3年间共缴税8亿,平均每年纳税2.6亿元,名列中国私营企业50强排行榜的第5名。

  个人事件

  没有吃不了的苦

  陶华碧是从卖米豆腐开始自己的“经商”生涯的。每天,陶华碧背着装满米豆腐的背篼,从家里坐车到龙洞堡,由于背篼占地方,中巴车经常不愿意让她上车。上车下车时,陶华碧还得请人家帮忙把背篼背上肩。晚上,陶华碧在家里做米豆腐,由于常年接触做米豆腐的原料石灰,她的双手一到春天,还会脱皮。在她办起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辣椒调味品后,陶华碧仍然保持着不怕吃苦的本色。捣辣椒溅起飞沫让人眼泪直流,工人们害怕。陶华碧亲自操刀,说“把辣椒当苹果切,就不辣眼睛了”。产品生产出来,陶华碧亲自背着,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单位食堂进行试销。她没有什么个人爱好,生活简朴,全部心思都在公司的发展上,晚上在厂里睡。

  没文化但是有技术

  豆豉辣椒的销售刚刚起步时,玻璃厂觉得老干妈的玻璃瓶要货量少,不太愿意接这单生意,陶华碧急了,她质问玻璃厂老板:“哪个娃儿是一生下来就一大个哦,都是慢慢长大的嘛,今天你要不给我瓶子,我就不走了。”

  软磨硬泡了几个小时后,双方达成了如下协议:玻璃厂允许她每次用提篮到厂里捡几十个瓶子拎回去用,其余免谈。陶华碧满意而归。

  当时谁也没有料到,就是当初这份“协议”,日后成为贵阳第二玻璃厂能在国企倒闭狂潮中屹立不倒,甚至能发展壮大的唯一原因。

  “老干妈”的生产规模爆炸式膨胀后,合作企业中不乏重庆、郑州等地的大型企业,贵阳二玻与这些企业相比,并无成本和质量优势,但陶华碧从来没有削减过贵阳二玻的供货份额。现今“老干妈”60%产品的玻璃瓶都由贵阳第二玻璃厂生产,二玻的4条生产线,有3条都是为“老干妈”24小时开动。

  陶华碧的记忆力和心算能力惊人,财务报表之类的东西她完全不懂,“老干妈”也只有简单的账目,由财务人员念给她听,她听上一两遍就能记住,然后自己心算财务进出的总账,立刻就能知道数字是不是有问题。

  她没有文化,就一心研究技术。卖米豆腐时,她做的米豆腐可以下锅炒,做辣椒调味品,总是比别人的产品口味独特,比别人的香。由于“香”,由于“香辣结合”,老干妈的产品已经覆盖除台湾省以外的全国各地,并远销欧盟、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南非、韩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举改变了辣椒产品局限于嗜辣地区的传统。在产品开发方面,陶华碧依然是公司的“技术总监”,她不喝茶,不喝饮料,是为了保持灵敏的味觉和嗅觉。

  做老板,首先要会做人

  老干妈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名声。刚刚开始卖豆豉辣椒时,她就用上了天平秤。2001年,有一家玻璃制品厂给“老干妈”公司提供了800件(每件32瓶)包装瓶。不料,使用这批包装瓶产品封口不严,漏油。一些对手企业马上利用这事攻击“老干妈”。一些管理人员建议:“可能只是个别瓶子封口不严,把货追回重新封口就行了,不然损失太大。”陶华碧却果断决定追回后全部当众销毁。自从创办公司后,老干妈产品合格率一直保持着100%。

  维护企业权益

  从1997年后,假冒“老干妈”的产品多达五六十种,造假地遍及贵州、湖南、四川、陕西、甘肃等地。老干妈一度被逼到生死存亡的关头。公司派出了一批又一批打假人员。打假太忙,顾不上吃饭,她就买两个馒头,用自家的豆豉辣椒拌着吃。造假者四处隐藏,为了找到证据,半夜三更也要出去侦查。在所有的假冒者中,湖南华越食品公司生产的“老干妈”最为“理直气壮”。这是因为,他们有“合法”的注册商标。从1996年开始到1998年,老干妈多次向国家工商局商标局商标注册申请。可是,均以“‘干妈’为普通的人称称谓,故老干妈用作商标缺乏显著特征”的理由被驳回,可是,尽管华越公司的产品出自老干妈之后,尽管除了瓶贴上陶华碧的头像被换成了“刘湘球”的老太太头像、生产商为唐蒙食品厂与华越公司外,其余装潢包装甚至老干妈公司专门请人题写的“老干妈”字样,均原封不动照搬正品“老干妈”的设计,却在1998年第一次申请商标注册就获得成功,而此后,贵州老干妈才“委屈”地也获得了注册商标。马拉松一样的诉讼一直持续到2001年3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于判决华越食品有限公司停止在风味豆豉产品上使用“老干妈”商品名称、停止使用与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风味豆豉瓶贴相近似的瓶贴、赔偿贵阳“老干妈”公司经济损失40万元、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向贵阳“老干妈”公司致歉。终审判决两年多后,国家商标局于2003年5月21日裁定:“老干妈”首先由贵阳“老干妈”公司使用于其生产的风味食品,核准注册贵阳“老干妈”公司的“老干妈”商标,驳回华越公司注册“老干妈”商标的申请。撤销华越食品公司注册的“刘湘球老干妈及图”商标。该诉讼,却在经济界和法律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和王蒙等六大作家诉世纪互联著作权案、北大方正“陷阱取证”案、奥林匹克五环标志案等被并称为北京高院知识产权十年经典案件。

  留在贵州

  陶华碧在经营实惠饭店时,有一次,时任南明区区长的蒋星恒得知她在经营中遇到困难,专程去“微服私访”。在饭店门口,蒋星恒对陶华碧说:“老干妈,你放心发展,有什么困难,我们帮助你。”陶华碧不知道来者是谁,还以为对方是个“菜农”,奇怪地反问:“你是帮我抬呢还是帮我扛哦。”在老干妈公司的发展历程中,贵州省各级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从贵州省领导的关心到贵阳市南明区领导亲自与公司人员奔赴打假第一线。在自身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下,老干妈公司已经成为继“贵州茅台”、“黄果树”、“贵州神奇”之后,贵州省又一张品牌。据统计,作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公司在贵州省7个县建立了28万亩的无公害辣椒基地,形成了一条从田间延伸到全球市场的产业链。“老干妈”成名了,不断有其他省、市邀请她到外地办厂发展,提供了大量的优惠政策,陶华碧都拒绝了。她说:子子孙孙都要留在贵州发展,要在贵州做大做强,为贵州争光。

  不偷税、不贷款、不上市

  凤凰网资讯:老干妈企业最被人称道的地方就是纳税,很多企业抱怨税太重。您为什么每次主动纳税?

  老干妈陶华碧:早交晚交都要交,从来不拖欠国家一分一厘,这才是做企业,也是我们的能力,你拖欠或者偷漏人家是很不好的。我们没有国债,不欠国家税收,也没有贷款,干干净净,一身清白,该赚的钱我就赚,不干净的钱我不要。

  我坚决不上市,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我告诉你们年轻人一个道理,人有压力,就有动力。

  我教育儿子,就好生生做人,好生生经商。千万千万不要入股、控股、上市、贷款,这四样要保证,保证子子孙孙做下去。

  参加两会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中国著名辣椒制品品牌创始人“老干妈”陶华碧表示:“‘老干妈3年缴税8个亿,实现31亿元人民币的产值,带动两百万农民的致富,我还是按照我的知识来办事。”

  陶华碧回应“老干妈在国外贵几倍”:我赚外国人的钱

  一年四季老干妈都在打假

  开会间隙,“老干妈”陶华碧不时要到医院打针治疗颈椎病。

  据陶华碧身边工作了十七八年的保健医生介绍,作为连任代表的老干妈,参加了7年“两会”都从未接受过采访。这一次,记者请朋友引荐,终于独家采访成功。

  熟人牵线获得独家

  媒体圈的人都知道,想采访到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老干妈陶华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关于老干妈的新闻,大多还是来自多年前的报道。7年来,并不是没有记者对她进行“围追堵截”,而是每当有记者走近她时,她要么选择不吱声,要么就索性“逃跑”。

  据一位媒体同行介绍,有一年参加全国两会,在人民大会堂门口,老干妈又被一群记者围堵了起来。无奈之下,只得故伎重演——“逃跑”。一不留神,跑错了方向迷了路。后来,有工作人员找了许久才找到她。

  这一次,虽然天天参加贵州团的分组讨论,给陶华碧拍照的记者也很多,但无一例外,都没有人敢上前去邀约采访,估计是碰钉子次数太多的缘故。

  记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最近关于老干妈的一篇报道,是某网站两天前的一条图片新闻,内容只有一句话——亿万富豪老干妈陶华碧上两会。记者看到,就算只有这句话,转载和评论也非常多,可见陶华碧的粉丝之众,受关注之高。

  老干妈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场,本报记者也不敢贸然前往采访,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她拉进黑名单。据老干妈的保健医生麻文静介绍,有个代表想和老干妈合影,硬是说了几天的好话,她才答应。

  但是,天天看到如此受关注的一个新闻人物,不去采访又对不起这份职业。于是,经过几天的绞尽脑汁,通过一朋友的牵线搭桥,终于和老干妈聊上了几句。

  至今依然没有借过一分钱

  老干妈最近颈椎不舒服,开会间隙仍不时需到医院打针治疗。就在她走出会议室的路上,记者和朋友迎上去,“堵”住了她。

  “陶阿姨,看您的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朋友问候道。

  “是的,老损伤,头很晕,要去打针。”老干妈揉着脖子说,自己身体现在落下的毛病,是因为创业时太辛苦了。

  “她文化水平不高,没有任何财务知识,但她喜欢钻研,记忆力惊人,不畏艰难,执著于想做的事,对现金近乎偏执的重视,绝不涉足自己不熟悉的行业,每一次迈出扩张的脚步都慎之又慎。2012年,她以36亿身家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2012年,老干妈产值达33.7亿,纳税4.3亿,人均产值168.5万元。”——这是记者在网上能搜索到最近的一篇,关于老干妈财富的报道。

  这么多年来,但凡和老干妈有关的报道,都少不了这句话——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事。

  那么,时过境迁,老干妈的原则和底线,她自己有没有打破呢?

  “截止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借过一分钱。”陶华碧的语气铿锵有力,明显充满着底气和骄傲。她说自己依然坚守底线,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的事。

  手写“打假”建议

  据麻文静介绍,他在老干妈身边工作了十七八年,也陪着她开了7年的两会。今年会议期间,老干妈因为颈椎问题引起了偏头痛,还导致耳朵有些不舒服。

  “她很低调,只想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一般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麻文静说,这7年的两会,没有一个记者能采访到她。

  除麻文静外,老干妈带来参会的工作人员还有秘书刘涛。据他介绍,这些年来,老干妈公司每年都要拿出两三千万专项资金来“打假”。最近几年,在省里的支持下,市场上假冒老干妈辣椒酱的现象得到缓解。

  “凡是带‘干’字的辣椒酱都要打假,我们一年四季都在打假。”这次两会,老干妈准备提交的建议再次涉及这个内容。提到假冒老干妈的产品,陶华碧非常气愤,她说自己这几年提交的建议,都和“打假”有关。

  老干妈解释,很多带“干”的牌子,借着老干妈辣椒酱的名声在市场上销售。她特别担心这些产品质量不过关,毁了“老干妈”的名声,更伤了老百姓的身体。

  采访中,老干妈数次强调食品安全的重要性,她认为国家就是要用法律法规把假冒伪劣产品打得干干净净。“你看到假冒的产品,就告诉我,我会付给你感谢费。”老干妈说,任何人看到假冒产品后,都可以向老干妈的公司反馈。

  据悉,老干妈的建议均由她亲自手写,请秘书打印后再提交给议案组。截止记者发稿时,她的建议还在修改中。

  “只赚外国人的钱”

  一瓶280克的老干妈辣酱,中国1号店网站卖人民币7.9元,美国亚马逊卖3.9美元(人民币24元)。

  老干妈在国外被译作“Lao Gan Ma”,其登上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并被誉为全球最顶级的热酱,在微博上被戏称为“一秒钟变格格”。售价由原本北美华人超市中的2美元变为了近12美元,这不得不令中国人大呼意外。

  老干妈在中国只是超市中最普通的酱料。然而,在这家时尚折扣店里,“老干妈”辣椒酱却在食材推荐的类别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购买者除了需要为身价不菲价格直奔12美元的它买单外,还需另外支付运费。

  “美国iphone在当地卖得便宜,但在中国贵。同样,老干妈在我们贵州几块钱一瓶,在美国卖20多,作为贵州人,我很骄傲。”一位贵州网友在亚马逊网站如此留言说。

  网上都说,老干妈辣椒酱在国外是土豪金,那么老干妈陶华碧怎么看呢?

  “你说老干妈卖到多少个国家?我也不晓得卖到了多少个国家,我只能告诉你,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老干妈。”陶华碧豪气地回答。

  “网传老干妈在国外的价格是国内的好几倍,请问是真的吗?”记者问。

  “国内确实便宜得多。”老干妈说,但她对价格上到底差多少,却不愿意回应。“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进电梯前,老干妈陶华碧右手一挥,气定神闲。

  • 上一篇:褚时健资料
  • 下一篇:任志强个人资料
  •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