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军事 > 关注邻邦 >

菲媒:中国若想把南海变后海 越南可邀美日驻军

更新时间:2016-10-30 08:13:17 文字尺寸:

  菲律宾“每日问讯者报”网站12月25日发表夏威夷亚太安全研究中心副教授亚历山大·L·尤文士的文章,称中国正在南海争议区域兴建岛屿,并利用这种方式来对这块盛产海洋生物、富含油气田的战略区域声张主权。他指出,中国控制亚太地区的“大战略”是“匍匐扩张”,而不是发动大规模的战争。

  北京的领土主张——基于其自己公布的马蹄形“九段线”地图——所覆盖的区域靠近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和台湾地区的海岸。其主权主张几乎囊括了整个南海,这一片广袤的水域包含有从西沙群岛、南沙群岛、菲律宾以西的黄岩岛以及印尼普劳岛和纳土纳岛延伸而至的群岛、小岛、环礁和礁石。

  “匍匐扩张”

  “中国的最终目标是控制该区域。达到这一目标要靠‘匍匐扩张’,而不是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尤文在评论中这样写道。该评论还有一个贴切的标题,“中国的大战略挑战:在南海兴建自己的岛屿”。据尤文称,北京的首选策略是用长期的战略来获取区域优势,即所谓的“切香肠”和“小棒”外交。

  尤文强调,实现北京的战略需要有3个“必然”,而且这些“必然”之举是相互叠高的。

  首先,要尽量避免公开地采取武力攻击的方式——可以考虑启动冲突,但必须利用好现有的有利形势。

  其次是控制住这片海洋的大部分战略点——如果尚未控制住,就必须尽可能地偷偷获取,实在有必要时才采用有限冲突的形式。

  第三,是要将这些战略点开发成牢固的控制点、强大的后勤枢纽以及有效的军力投射基地。

  两次武装冲突

  尤文称,在中国近60年数次扩展新领地的尝试中,只有2次涉及到武装冲突。第一次是在1974年1月,中国从南越手中收复了西沙群岛西部的群岛。第二次冲突小得多,但也很血腥,1988年3月在赤瓜礁与统一后的越南轻交火。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冲突爆发的时间都正好处于该地区的权力真空期,第一次是美国从中撤出,第二次是苏联撤出,”尤文称。

  “在这两次冲突中,中国都得到了亚太强国美国的默许。因此,军事冲突并未造成外交反响。”尤文补充称。

  北京在占领争议区域时对地点的选择,阐释了第二点“必要之举”——控制战略点。

  要质量不要数量

  因此,尤文写道,1988年,中国在和越南争夺南沙群岛据点时,采取了“数量换质量”的策略。中国占了6座岛礁,相比之下,河内占了11座。但中国的6座岛礁中有5座都位于群岛的重要战略要点。

  中国在南沙群岛上首先选择的就是永暑礁,这是群岛上位置最好、土地开垦潜力最大的岛礁。这座环礁是进入南沙群岛西大门的理想要塞,也是少数几个最靠近通往南海的主要跨洋航线的南沙岛屿之一。

  据《简氏防务》上月对卫星图像的分析,中国正在开垦南沙群岛的永暑礁。《简氏防务》称,中国正在这块3000米长、200米宽的开垦地上修建飞机跑道和停机坪。

  永暑礁离其他岛屿又不太远,也不太近,正好可以隐藏弱点、扩大影响范围。除了这些优势之外,永暑礁目前是南沙群岛最大的岛屿。

  剩余5座岛礁中的4座——渚碧礁、南薰礁、赤瓜礁和华阳礁——位于4个不同的岛屿群边缘,中国从中可以控制大片海洋区域和进入南沙群岛的关键水路。中国后来获取的两座岛礁也均有重大的战略价值。

  菲律宾礁石“被占”

  尤文认为,1994年年底至1995年年初,中国从菲律宾手中收复了美济礁,这座岛礁位于南沙群岛东翼的中央,靠近途径南海东部的海上高速公路。

  文章称,中国还在2012年收复了战略要地黄岩岛,这是菲律宾的传统渔场,离三描礼士省的普劳岛只有123英里。

  军力投射

  “控制了西沙群岛、黄岩岛和南沙群岛的数个战略岛屿之后,中国就拥有了比其他国家大得多的优势,来扼住‘全球海上航线之咽喉’,”尤文称。例如,从永兴岛、永暑礁、美济礁和黄岩岛组成的250海里半径范围的“四点星座”,就能一览南海主体的全貌。

  “这就意味着,中国要想成为南海的‘上帝’,只需要将这些岛屿开发成强大的平台,不仅能为大量渔船、政府舰只以及控制海空的潜艇和战机提供后勤支持,而且还能为催生巨大的经济和安全区域找到证据支点,”尤文强调。

  这正是中国改造永兴岛的方式,60年前荒芜人烟的永兴岛,现在已经拥有了近1000名居民以及军民两用设施。这些两用设施包括含一条跑道、一条平行滑行道的2700米的机场,足以起降8架或更多的第四代战机,如苏-30MKK战机和歼轰-7轰炸机等;还包括一座1000米的深水港,可容纳5000吨或以上的船只。

  大量兴建工程

  据尤文称,中国在南沙群岛已经兴建了大量工程,将所占的礁石改造成岛屿。

  据台湾最高情报官员李善周(音)称,中国已批准在5座岛屿兴建军事设施,包括华阳礁、赤瓜礁、南薰礁、东门礁和永暑礁。

  尤文推测,如果一段时期之后,中国在渚碧礁、美济礁和黄岩岛兴建飞机跑道和深水港湾,在南海构建起防空识别区,这也是不足为奇的事。“随着扩大对战略岛屿的占领,中国比其他大国更有可能获得南海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尤文称。

  “虽然北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未来20年内,从西北部的西沙群岛到东南部的美济礁,从东北部的黄岩岛到西南部的永暑礁,中国的中途补给基地将会满布在南海之上,这并非是不可思议的。”

  反制措施

  面对中国的“匍匐扩张”,尤文建议东盟国家可以劝说中国暂停工程。还有一种破解中国战略的方式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例如,首先越南可以为印度军队提供金兰湾的海军设施准入权,还可以将岘港空军基地提供给美军使用,这两处都是越南在南海沿岸的重要战略地点,”他称。

  如果中国并未理会,越南就可以为美日军队和海警提供金兰湾和岘港的准入权,美国和日本可以从这里巡视南海。 “最后,如果中国执意要将南海变成‘后海’,越南、菲律宾、美国、日本和印度组成的强大联盟就有必要重新调整这种力量失衡了,”尤文称。(知远/北风)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