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健康 > 药品健康 >

尘肺病患者无钱治疗改装煤气罐吸氧(图)

更新时间:2015-11-23 13:29:07 文字尺寸:
尘肺病患者无钱治疗改装煤气罐吸氧(图)靠自制氧气罐生活的赵德付说他有三个愿望…… 尘肺病患者无钱治疗改装煤气罐吸氧(图)赵德付的女儿轻拍父亲后背,缓解爸爸剧烈的咳嗽。

  法晚深度即时(稿件统筹 朱顺忠 深度记者 陈威 实习生 张明明)正值壮年的赵德付,今年40岁,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县石龙坝乡民主村人,由于长期从事与粉尘相关的工作,2012年被查出双肺严重感染,确诊为尘肺病。如今随着病情的不断加重,家里又负担不起高额的医药费,赵德付只能自制“氧气罐”,来避免呆在家中,病情恶化。

  长期从事粉尘相关工作造成双肺成疾

  40岁的赵德付,本应是家中顶梁柱,如今因为尘肺病的困扰,却成了家里的拖油瓶,一旦离开供氧设备,就会危及生命。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据我所知,大部分尘肺病患者都是长期从事与粉尘相关的工作,你从事工作经常接触到粉尘吗?

  赵德付:我20多年都在从事与粉尘相关的工作。16岁开始就在县里打工,做开采石料的活,到2011年,又在工地上做加工石碑的活。一直到最近两三年有病了,才在家里休息。

  法晚:你加工石碑的时候,每天要工作几个小时?收入大概有多少?

  赵德付:每天的工作时间不固定,大多都是早上八、九点开始工作,中午吃完饭就接着干,干到天黑了就休息,开始的时候是十几块钱一天,慢慢的也会涨,差不多就是二十到二十五的样子。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有尘肺病的?

  赵德付:2012年初,之前半年就一直在咳嗽、胸痛、呼吸不顺,后来感觉严重了就去医院检查,在攀钢医院查出患有尘肺病和肺大泡,两面肺都是密密麻麻的像葡萄一样大小的肺泡,肺泡一旦破裂就会气胸发作,需要吸氧了。

  因经济困难自制廉价“氧气罐”

  因收入低微,又丧失经济来源,买不起专业储氧设备的赵德付,通过自学和朋友的帮助,自制了廉价的储氧设备。

  法晚:在网上看到你在家中自制的廉价“氧气罐”,为什么不购买一个,要自制呢?

  赵德付:从两年前患了尘肺病开始,便离不开氧气,一般储存氧气的氧气袋,没几分钟就用完了,所 以才制作了储存量大的“氧气罐”,专业的储氧设备我买不起,家里经济困难,我们家姊妹6个,房子都是借钱、贷款盖的,2008年曾买个面包车,附带着帮别 人拉点活,希望能早点换完欠下的账,没想到,账还没还清,我就检查出了尘肺病。

  法晚:你制作的“氧气罐”工作原理是怎样的?

  赵德付:利用家里的制氧机制作出来的氧气,先把它接到氧气袋里,然后利用压缩机一点点的往往罐子里装,每罐氧气装满要三个多小时,可以使用两三个小时。制作的时候,都是十几分钟不吸氧,这样氧气机就可以往氧气袋里冲一包氧气,这样循环下去,就可以把“氧气罐”装满了。

  法晚:制氧机是买的吗?

  赵德付:是买的,大概花了四百块钱,是人家用过的,早前买的制氧机坏了,因为买不起新的,就买了一个二手的,不知道还能用多久。

  法晚:是谁教你制作的“氧气罐”?

  赵德付:网上有这方面的资料,我在网上通过QQ发布问题,其他同类因病无法出门的病人告诉我制 作这种“氧气罐”。因为我不想花钱,就自己想办法制作,首先通过同学街上开的修理店搞了煤气罐子,他帮我在开关上装了个压力表,他也没什么钱,随后在网上 查了资料后,又从旧冰箱上拆下来一个压缩机。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氧气罐”里的氧跟制氧机的相比有什么差别吗?

  赵德付:差别很大,从罐子里面吸出来的氧味道很怪,有很重的机油味。

  法晚:你用这个“氧气罐”有多久了?

  赵德付:差不多2年了,之前主要还是靠制氧机,出来锻炼一下才使用“氧气罐”。

  为缓解病痛折磨如今“氧气罐”形影不离

  由于今年病情恶化,赵德付双肺感染严重,身体状况日渐日下,为了缓解病痛的折磨,储氧设备已经形影不离。

  法晚:你现在是每天都需要吸氧吗?

  赵德付:现在我10分钟不吸氧,就气喘、咳嗽、呼吸困难。

  法晚:“氧气罐”你每天都随身携带吗?

  赵德付:我现在有3个这么大小的罐子,我用坏了我同学会给我送来,他有空罐子也会给我送来。我平常在家就用制氧机,在家里走动或者外出的时候会使用“氧气罐”,氧气管最长的有十多米长,。

  法晚:你携带着“氧气罐”最多能走多远?

  赵德付:罐子挺沉,每走20多米远就要休息一下。

  法晚:那你携带者“氧气罐”出门坐车等别人允许吗?

  赵德付:我们这偏僻的很,我连火车都没做过,手机信号也只有2G网络,我之前自己买了个面包车,去远点的话,“氧气罐”就放在车上,现在面包车也已经报废了,年审、保险、管理费等全部算下来要一万多,交不起。

  法晚:使用这个“氧气罐”有什么副作用吗?

  赵德付: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之前也没检查过,就前段时间感染严重去了趟医院,医院也没说什么,只是从感染至今身体都特别难受。

   医疗费用负担不起生活全靠他人救济

  高额的医疗费,令赵德付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负债累累,如今生活困难,全靠朋友及爱心人士救济。

  法晚:你现在每个月的开支靠什么什么来维持?

  赵德付:我现在已经无法工作了,只能休息,已经近2年没有收入了,妻子也没有收入,在家中照顾老人、孩子和我,生活全靠他人救济。

  法晚:他人救济是指?

  赵德付:朋友,还有很多爱心人士,知道我的困难后,都给我寄药、转钱,还教我一些中药知识,特别是有很多尘肺病人对也对我伸出了援助之手。

  法晚:你现在每月的开支约有多少?

  赵德付:具体的没有算过,现在因为这个病,家里近80%支出都花在我身上,药有时吃,有时停。

  法晚:最近有去医院看过吗?

  赵德付:前一段时间,刚去医院检查了下,因为肺部有炎症,感染比较严重,医院让住院,我曾经住过两次院,一次一万多,这次我住不起了。

  法晚:是得了这个病之后住的院吗?

  赵德付:对,从2012年至今住院两次,每次住院都要花费一万多元,其中2013年气胸发作时住院住了29天之久,因为肺大泡破了之后就长不好,当时左面漏气还没好右面又漏气。

  法晚:没住院的话,医院给你开药了吗?

  赵德付:按照医院开的疗程治疗,一盒就是一百多、两百,种类不一样,也不能只吃一种,因为太贵了就没买过医院所开的药吃,我都是自己找药店买。

  求助民政局获特困救助3000元

  生活拮据的赵德付,迫于无奈向民政部门寻求帮助,没想到却得到了最高标准的3000元钱特困救助,解了燃眉之急。

  法晚:得了这个病开始,到现在花了多少钱了?

  赵德付:两次住院花费两万多,吃药又花费好几万。平常都是零星买药,在网上搜索一些不花钱或者少花钱的治疗方法。

  法晚:如今病情严重,没有找过有关部门寻求帮助吗?

  赵德付:这次病情严重了,我就想找有关部门,看看有没有人管我,我也不知道该找那些部门,就找了民政局,没想到华坪县民政局汪红英副局长还帮我办理了特困救助3000元,虽然我住一次院要花1万多,但还是感谢民政局解了燃眉之急。

  最大的心愿:能有个专业的氧气瓶

  面对病痛的折磨,赵德付萌生了死去的念头,而死前最大的心愿是能有个能拿得动的专业的氧气瓶。

  法晚:如今,家里有人埋怨过你吗?

  赵德付:妻子有时候会说,整个家庭都被我拖累了,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很关心我,家里还有四个老人,岳父、岳母两个都是重病,我的父亲也是糖尿病,母亲则一直在病床上躺着。

  法晚:将来有什么打算?

  赵德付:今年感染严重后,我都没有想过要活下去,只是舍不得我的娃,我只有一个女儿,今年才 10岁,上小学4年级,有时候看着我就说:“爸爸,你怎么了?”,看着我难受,着急的哭,有时还帮我拍拍背。曾经有网友出主意说:“像我这种情况,可以让 好心人士领养我女儿”,我想了很久,还是舍不得。

  法晚:有什么心愿吗?

  赵德付:我死前最想的就是有个能拿动的专业氧气瓶,另外,我连火车都没坐过,希望死前能坐一次飞机,而死后则希望妻女能有人照顾,太亏欠她们了。

  最新进展

  今日上午,华坪县石龙坝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苏女士在接受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采访时表示,之前赵德付病情严重的时候,华坪县民政局已经给了一个最高的救助,领导上午已经去赵德付家中了解情况,同时也在积极帮他办理低保。

  今天下午,赵德付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称,这两日,县卫生局的领导和县民政局汪局长都对此事比较 关心,询问我一些病情和医疗费用等,上午石坝乡政府领导还到家中看望,希望他可以先去县医院住下,先交钱,再用农村医保报销,每过半年还可以向乡里申请一 次救助。由于没有备好“氧气罐”里的氧,赵德付同意22日或23日再去。

  截止记者发稿,赵德付称:已经收到来自村委的1000元,民政局的3000元,和爱心人士的捐款共10105.62元。

  稿件统筹 /朱顺忠

  文/深度记者 陈威

  实习生 张明明

  编辑:SN155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