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军事 > 中国军事 >

日称日本与中国军备竞赛吃不消 不如睦邻合作

更新时间:2015-09-21 10:56:35 文字尺寸:

  参考消息网8月20日报道 日本《经济学人》周刊8月18日一期刊登题为《与其不断扩军不如优先国际合作》一文。作者为日本前内阁官房副长官柳泽协二。文章称,日本的安保体制正站在十字路口。安倍首相正在推进安保法制改革,但日本面临的不是通过耍小聪明、修改宪法解释就能够解决的小问题,而是作为国家如何参与国际社会,以及怎样规定在其中的军事作用的大问题。

  文章称,安倍政权强推安保法制是出于“不为美国流血,美国就不会帮助日本”的危机感以及对中国的军事崛起和美国相对衰落的现状的认识。

  安倍的理论是,行使集体自卫权保护美军舰船将显示日美同盟的牢固和增强遏制力,防止日本被卷入战争。但强化军事合作将加剧紧张,使对方国家可以趁机将军事行动正当化。另外,如果日本保护美国舰船,攻击美国的国家就会视日本为敌国,日本仍可能被卷入战争。政权没有对行使武力的巨大政治成本进行探讨。

  文章称,就保卫国家的防卫力而言,日本在世界上屈指可数。但如果到海外参战则规模太小,也完全没有经验。在这种情况下,日本通过扩军来对抗中国的扩张路线,以日本的财政状况而言是不现实的。如果与中国搞军备竞赛,日本迟早会吃不消。安倍政权的安保法制是要大幅扩大自卫队的作用,但这并不现实。

  自卫队若变军队会带来风险

  文章称,冷战结束后,对世界安保和军事力的要求发生了重大转变。所谓反恐战争,不是国家对国家,而是针对看不见的对手的战争。日本派遣自卫队参与后勤支援的伊拉克战争和帮助推进武装解除进程的阿富汗战争就是这样。军队的作用也渐渐从在战斗中取得胜利,转变为赢得民众的支持。必须根据上述现状来考虑日本今后的应对。

  文章称,反恐战争中真正需要的其实是文官支援,这是经验。柳泽协二自2004年开始担任内阁官房副长官,负责安保战略的实际事务。柳泽协二任期中,政府根据《伊拉克特别措施法》从2003年到2009年向伊拉克派遣了自卫队进行人道支援。从这次经验看,自卫队正是因为没有使用武器,才没有出现死亡,日本才没有被卷入战争。

  自卫队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也是限于非战场地区,使用武器也仅限于保护自身和自身周边者。自卫队也致力于让当地人理解自身与美军的差异。比如美军着与沙漠色调一致的米色迷彩服,自卫队则着绿色迷彩服,胸前和头盔上还有国旗标识。这是为了彰显自卫队不是为参战而来,自卫队也从未对当地居民举枪。得益于此,伊拉克的宗教领袖颁布了“保护自卫队是穆斯林的义务”的宗教令,使自卫队一直没有受到决定性的敌视。

  文章称,自卫队与镇压恐怖分子的国家的军队明显不同。也正因此,外界积极评价日本不同于美国。改变这种做法果真正确吗?

  国际贡献的主体不是只有军队,也可以是民间人士。将暗中支持非政府组织(NGO)作为国策,也是选项之一。其关键是如何对纷争地区“授之以渔”,帮助其创造效益和培养人才。

  文章认为,如果自卫队被认为与美军无异,一些人道支援可能就不再被接受。这是一种机会成本。如果推行安倍政权主张的安保法制,自卫队像军队一样行事的风险将增大。另一方面,这样又可以多大程度上提高日本的安全系数呢?好处大于坏处。还必须考虑日本人因此而可能遭受的危险,和作为机会成本丧失的进行经济支援、NGO支援的机会。从风险、成本的投入与产出比来看,很难说这是一项好政策。

  让“不参与战争”成为国家品牌

  文章称,一直有一种主张,认为日本应该成为拥有军队的“普通国家”,但政治和国民都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吗?美国社会已经普遍接受这样一种价值观——美国负有向全球推广自由和民主的责任。不过拥有这种价值观的仅有美国,一般的“普通国家”做不到。所以普通国家也各有特性。

  考虑国际合作时重要的是,思考在全球化分工中日本应扮演怎样的角色。

  文章认为,不是所有国家都扮演与美国一样的角色,这从北约中各成员国的分工不同就可以知道。有的国家派遣战斗部队,有的国家几乎不带任何武器、扮演“动口不动手”的说服角色。比如在阿富汗,德国就担任后方支援,而挪威则充当协调人。

  日本70年没有参与过战争,也就是说70年没有行使军事力量的经验。如何对待战死者?如果出现类似从伊拉克回国的美军士兵无法适应社会那样的情况,要如何应对?日本对此尚无准备。考虑这种现状,不如以70年没有参与战争作为日本的国家品牌走下去。

  文章称,日本被寄予的最大期待是降低不断进行军事扩张的国家的威胁。必须使用包括经济、文化在内的所有政策手段。扩充军力、以达到能与之抗衡的防卫力是一种答案,而表达不被逼至别无选择就不会进行攻击的态度也是方法之一。

  确定日本的国家发展道路时,必须先在政治框架中规定现状下的防卫力应该发挥哪些作用,其次是规定怎样通过政策来覆盖防卫力顾不到的地方。讨论是否需要修宪应该是在这之后。安倍政权通过自卫队来覆盖整个安保的想法,将把日本引向无止境的扩军路线。

  文章称,重要的是思考日本的处境。现在在被问到“日本是谁”时,除了回答“日本是美国的盟国”之外没有其他可以表达的身份。这是问题所在。

  从现状来看,日本应该将与亚洲各国的政治合作当做基本问题来考虑。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想法是以存在敌人为前提的,反而会加剧敌对关系。这对亚洲对日本都不是好事。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