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军事 > 中国军事 >

国际军事比赛俄为何频繁搞小动作:不夺金撤主官

更新时间:2015-09-21 10:56:33 文字尺寸:

  有“军事奥运会”之称的俄罗斯国际军事比赛虽已结束,但关于中俄“谁是英雄”之争肯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近日有人不时翻起以前比赛的“旧账”,就是有力说明。然而,简单地用我夺冠与否评价军奥会显得草率和绝对。依据笔者参加三次报道的体会,对于军奥会这个大“水果”,需要进行多层“盘剥”,方能看清实质与“内核”。

  众所周知,此次比赛是在2013年、2014年“坦克两项”的基础上的扩展版,俄军继两届冠军后,“毫无悬念”地拿到了第三个大满贯,在所有项目中都是冠军。

  冷眼相看,如果俄方的这些成绩全都是合法合理自然而然地取得,比赛期间就不会出现“裁判员比运动员更抢眼”的奇葩新闻。以如此优势领先,俄军似乎也已无参加的必要,完全可超越自我、跳出界外进行指导。

  有人认为,俄罗斯的小动作是明显针对中国的,从而注定中国只能沦为“千年老二”。这些小动作可归结为三:一是取消我优势课目。在5日举行的“里海赛马”短程赛中,中国队的海上课目具有显著的优势,但俄方却将其取消,理由是:里海风大浪高、海况超过俄罗斯80式轮式步兵战车的安全规定。在“苏沃洛夫突击”战车比赛中,当中国队用25秒装弹完毕、远远领先其他队2分钟左右的成绩时,俄方突然取消了装弹环节的计时,理由是:中方装弹太快,对其他队有失公平。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俄罗斯军队精神之一就是“快”。二是修改评分标准。在“汽车能手”竞赛中,中国队获得了10个单项比赛中的6项第一,但由于俄方对相关比赛车型、作业顺序、参赛资格和成绩评定方法等重大事项进行了临时调整,总分却屈居亚军。三是发出错误通知。这种情况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也更不可思议。参加“开放水域”舟桥架桥竞赛时,俄方赛前通知中方,需要跨越的河流宽度为40米。中方带去了50米的舟桥装备,但实际情况是河流宽60米。

  遭遇这些带有“急转弯”式的笑话,让有些军迷们沉不住气了,认为这场比赛昭示着俄罗斯“老大哥”已褪去了光环,因为不择手段地强争只能是“自大加自卑”的外溢。

  但冷静下来分析,“眼见并不为实”。

  “军奥会”并不是标准的国际比赛,规则都在尝试制定过程中。况且,奥运会也要给东道主保留几个强项,这样对近在咫尺的家人国民也有所交待。从这个意义上讲,即使临时更换,恐怕也不是全无道理。考虑到欧美制裁,此次比赛也被有的专家诠释为俄军东道主的一场“大迎宾”与“大解闷”。在此情况下,“超级大国”曾有的霸气、外界施加的空前压力以及东道主独有的地利优势,俄军自然志在必得。俄高层似乎也立了这样的军令:俄各参赛队必须夺金,否则主官一律“下岗”。有鉴于此,针对我方难免的抱怨,有的俄军军官就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北京主办,你们爱咋地咋地。

  客观上,俄方也有“难言之隐”。俄方首次举办这样大规模的国际军事大赛,缺乏经验,准备不足。虽是第三次举办,但前两次规模小、课目少、地点集中。此次参赛国由12个增至17个,课目由2项增至12项,比赛地点由2个州扩至10个州。场地建设、多国协调、后勤保障等等,对于经济吃紧的俄罗斯,已非常不容易,存在问题自然在所难免。我们姑且这样理解:“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决不是一首好诗”,但却是“必须的”。如,在“开放水域”比赛中,俄方舟桥部队携带的装备跨度也不够,这说明“内部通知”自身也存在问题,并非诚心“遛”中国队。

  既然没有先例,而且不是业已成型的国际比赛,修改规则就在所难免。况且,经过由各国军人组成的裁判委员认可,而非仅仅是针对中国。同样可以理解的是,中国自带装备,其他国家均采用俄罗斯统一提供的装备,“前提”已有所不同。例如,在“炮兵能手”比赛中,中方参赛的120毫米轮式自行迫榴炮,在行军状态与战斗状态之间的转换时间、火控系统反应速度、精度、越野能力等方面均大幅领先俄方提供的卡车载迫击炮。两种装备根本不属一个层次,存在着明显的 “代差”。若不制定一个调节参数,比赛的意义将大打折扣。

  从参赛装备来看,俄方并未拿出“看家本领”,因而俄罗斯金牌的含金量并不低。

  此次中方参赛武器装备均为“零零后”最新型,如03式伞兵战车、05式两栖战车、10式轮式装甲车等。唯一的“九零后”96A式主战坦克,也是新世纪改进的型号,且是针对去年坦克两项比赛暴露的问题进行了改进。相比之下,俄军装备基本是上世纪80年代之前“上岗”的,或在此基础上的改进型。俄方当然有最新装备,如BTR-90轮式装甲车、BMP-3步兵战车、T-90主战坦克等。俄军如此不“藏拙”,归根结底是“太差钱”。毕竟,俄方要为除中国外的所有参赛队提供武器装备,实战比赛会严重缩短武器尤其是装甲车辆的寿命。在坦克两项比赛中,俄方禁止中方使用精度更高的穿甲弹,也是因为穿甲弹的成本比高爆榴弹更高,俄方供应不起。

  因此,如果俄方启用“零零后”,俄方的“冠军”也许会让我们口服心服。事实上,俄军不仅武器装备不落后,而且训练水平也相当高。其他15个参赛国与俄方采用完全相同的装备,而总成绩均被俄方甩出一大截,就是明证。

  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军奥会毕竟只是比赛,与实战仍有相当差距。更何况,美英法德等发达国家军队均没有出席。

  中方代表团代表团团长刘英少将在接受中外媒体时曾表示,中方此次参赛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名次,而是巩固传统友谊、检验自身实战能力和学习外方经验。对于中国队而言,既然已发挥出了最好水平,体现了最佳风度,且业已获得了俄军和其他军队的认可,我们已没有什么可遗憾。

  若从“战场无亚军”的军事哲学角度考量,第二名的成绩委实不值得夸耀。但在上述背景下取得的佳绩,我们完全可以借用《陋室铭》的名言:“斯是亚军,惟吾德馨”。

  一言以蔽之,“军奥会”,值得点赞。(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陈效卫)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