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最新消息,军情观察室,军情直播间,非诚勿扰最新一期,非诚勿扰,极限挑战第二季,极限挑战,runningman,决胜制高点,八路网

   
所在位置:主页 > 教育 > 高考 >

教育部原发言人:教师科研造假应终身禁教

更新时间:2015-07-14 15:04:29 文字尺寸:

  “参加国家考试作弊的,该终身禁考。教师科研成果造假,应该终身禁止从教。”为期两天的第三届中国南方教育高峰年会昨日在广州闭幕,百余位教育界知名学者围绕教育法治化与教育治理现代化、高水平大学建设的现代化与法治化等主题作了研讨。语文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呼吁诚信教育,并建议要真心诚意地支持民办教育发展。

  ■新快报记者 王娟 通讯员 刘慧婵

  要让说假话的人得到最大程度报应

  昨日演讲上,王旭明特别提到了“诚信教育”。他说,诚信教育应该走到法制化轨道上来,但现在却在实践中遭到越来越多的挑战,有大学教授被人举报抄袭,竟然说:“我就是抄袭了,你怎么着?”这样无赖的回应让他深感气愤,他认为这说明治理还要放狠招,要让说假话的人得到最大程度的报应。

  对于目前社会上不少考试作弊,学术造假的问题,他建议:“参加国家考试作弊的,不是3年,毫无疑问应该终身禁考。教师科研成果造假,一旦核实,应该终身禁止从教。”他认为,在现在的情况下,要出狠招,才能遏制弄虚作假的风气,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待审语文教材古代汉语比重增至四成

  而为了推动“诚信教育”。近年来,担任语文出版社社长的王旭明,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各地推广“真语文”,反对语文课上假大空的形式主义。他认为,“从孩子开始牢牢树立一个观念,不能说谎话,说出来的一定是真话!”

  此外,他认为现代的语文教材,过于偏重现代文的教育,而忽视了蕴含中国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的文言文教育,为了让老师在教育过程中有章可循,他目前正在修改语文出版社最新编订待审的语文教材。

  在这套教材中,加大了古代汉语的比重,占比达到40%;也将古文学习进行合理的分期和分类,使之具有中国优秀文化传统、文化和美德的继承性。“我希望语文课开古代语文和现代语文两门课,孩子从小就学古文,让古文的学习走进课堂里、教材上和考试中。”

  “中国人必须首先学好中国话,语文是最重要的,与其他科目的关系不是并列的。”他不反对学习外语,但他认为学语文是必需的,而学英语要分专业来看,并非所有人都要学,“我建议降低各级英语考试的比重,增加语文听力考试。”

  把提出各种理论的人当教育家,大错特错

  昨日的峰会上,教育改革成为讨论的热点话题。在王旭明看来,谈论教育改革应有问题意识,尽管大家现在说得很多,但多数却是“正确的废话”,没有建设性。

  “教育家办学”是当下常被人提起的话题!王旭明认为,在教育界,新的理念观念层出不穷,要警惕虽时髦漂亮但却误人的观念。不过,王旭明说,在没有给教育家做出明确的定义前,自己不赞成“教育家办学”这个观念,尤其是笼统宽泛地说“教育家办学”。

  王旭明认为,若将教育家理解为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优秀的学校管理者当然可以,但“如果把著书立说、提出各种理论的人当成教育家那就大错特错,杜威、陶行知等公认的教育家生前其实都不被称为教育家”。他说,现在很多人还活着就想当教育家是可笑的。“竟然一些地方有百千万计划,五年培养出一百个教育家、十年培养出一千个教育家、多少年培养出一万个教育家。”

  民办教育离出色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教育公平与教育选择是人们的基本需求,但从根本上说两者是矛盾的。怎么解决这一矛盾?”王旭明认为,出路就是深化管理体制改革,其中重要的就是真心真意地促进大力发展民办教育。公办教育用来保公平,民办教育健康发展才能满足人们更多的选择。“在支持民办教育这一点上,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但离出色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他说,教育行政部门服务公办教育的工作人员在数量上多出服务民办教育工作人员几倍甚至几十倍,这并不合理。“教育部不是公办教育部,教育厅也不是公办教育厅。”

  相关新闻

  家长在学校运动场上“试试”受伤,学校被判赔偿,合理吗?

  教授呼吁加快制定学校法

  前天的峰会上,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以一个真实案例作为演讲开头:去年某个学校举办学生春季运动会,陪同孩子到学校参加跳远比赛的一位家长在赛后临时起意上场“试试”,结果跳骨折了,他向法院起诉,要学校赔偿医药费、误工费。最后家长胜诉,学校被判赔偿。

  “学校客观上成了被赋予无限法律责任的主体、校长也被赋予无限责任。”周洪宇认为,这提醒我们,教育的发展和改革,要以法治建设为重要保障;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明确规定学校责任、权利、义务——包括学校的性质、地位、作用,校长的责任、权利、义务的法律,因而出台学校法更显得尤其重要。

  “我们现在有教育法,但是学校法这样的基础性教育法律依然缺失。”在周洪宇看来,只有通过学校法明确学校与社会、学校与政府、学校内部的关系,才能避免学校成为无限责任主体,才能进一步划清学校、校长的权责边界。

 

24小时热点

24小时热图

Copyright © 2002-2017 八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邮箱:admin@8lw.org 合作洽谈邮箱:bd@8lw.org